去养猪场做算法工程师吗?一个月两万那种

 

大家都知道,今年“二师兄”的价格很贵,贵的离奇。关于猪价的段子也是满天飞,有的网友就调侃,猪肉这种美味,去年我有幸吃过。

生猪(外三元)2019 全国价格走势最近,一家名为牧原食品,以生猪养殖为核心业务的上市公司也在微博上火了,但是这家公司火的原因却不是因为猪,而是因为人。“

2 万月薪招名校学生养猪”引热议

11 月初,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校招计划引发热议,“2 万月薪招名校学生养猪”成为热门话题。起因则是网上流传的一张截图,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主营生猪养殖,针对复旦学子发起“精英管培生”引进计划,给出的薪资标准为:本科生首年月薪 20000+,硕士 22000+,博士 24000+。

但是后来这家公司出来回应了这个事件,表示:并非面向所有专业,目前主要缺口主要是管理、技术、工程类等方向的岗位。

管理、技术、工程?不是一家养猪的公司么,怎么一句养殖的事情都不提?

于是文摘菌找了找这家公司的招聘计划,发现事情果真没有这么简单,月薪两万招的人,果然不是去养殖的。

可以看到,除了工程、管理、财务等传统企业必备的人才,这家公司招的最多的,却是工程技术类人才,其中不乏程序工程师和算法工程师这种一般在互联网企业才能见到的职位。

文摘菌也去扒了扒一般的本科应届毕业生应聘算法工程师的月薪。

内容来自 BOSS 直聘

就薪资而言,同样是作为算法工程师,牧原食品给出的 7k-20k,并没有比互联网企业高,而这件事之所以在微博上引发热议,大概是网友们对于一个养殖企业招名校毕业生这个事情本身存在一定的好奇心理。

当然了,我们也可以看到,最后一栏也有传统的养殖一线的职位需求,但是想要月薪两万,段长还不够,还得当上场长。

养猪已经成为高科技产业

中国是全球最大生猪养殖国家,2018 年生猪出栏量 6.94 亿,整个猪肉市场规模大约 1.4 万亿元,这个数字相当于智能手机总销售额的 2.3 倍,对 GDP 贡献率超2%。

而相比于过去中国农村家里每户养个一两头猪的传统方式,如今的生猪养殖业已经发展成为综合了基因工程、自动化、甚至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为一体的高新产业。

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曾说过一句话,“现在养猪行业已经成为融合多门学科的高科技行业,包括生命科学基因选择、猪舍设计、疫病防控、营养配方、生产管理、环保、信息化甚至智能化的应用等,门槛很高,没有技术创新难以为继。”

我们来看看一个现代化的养猪场,需要多少“黑科技”。

我们从牧原了解到,目前一个大型养猪场智能化猪舍,包括了自动环控系统、自动供料系统、现场控制系统和远程监控系统四个控制系统。

  • 自动环控系统包括 PLC 主控器、环境控制装置和监控装置;
  • 自动供料系统包括 PLC 主控器、监控装置、供料电机、料罐、料位传感器、称重装置、缺料报警装置和故障报警装置;
  • 现场控制系统包括电量检测控制装置、水量检测控制装置、定频风机单元、变频风机单元和滑窗控制单元;
  • 远程监控系统包括 PLC 主控器、监控装置和异常报警装置。

看到这个页面,大概不会想到是个生猪养殖的企业平台

AI 会是生猪养殖的未来吗?

牧原今年初曾招标一个项目,“基于行为模式识别的猪健康状况监测系统研究与应用项目”,目的是利用机器学习,通过猪的行为模式来检测出猪的健康状况。

然而,不仅传统养殖企业将目光盯向了人工智能,许多在人工智能领域已经有一定技术积累的互联网企业,也决定将技术下沉,用 AI 养猪。

比如阿里和京东。

京东曾举办过一个比赛,参赛者拿到 30 个猪的一分钟展示视频剪辑,任务是开发一种新的算法,能够将这 30 头猪的身份与数据集中的 3000 张照片进行正确匹配。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京东“猪脸识别”大赛,也是京东正在开发的“智能农场管理解决方案”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

阿里也对 AI 养猪很感兴趣,早在 2018 年 2 月,阿里巴巴云就与特渠集团、德康集团合作,准备将人工智能技术引入养猪业。

不过,阿里巴巴的视觉识别技术并没有尝试进行猪脸识别,而是走的常规路线:扫描猪身上的纹身。它的智能养殖系统“ET 农业大脑”通过猪的纹身来识别它们,并为它们建立数据库,记录它们的体重、饮食行为和日常活动。

阿里的智能猪舍就用上了模式识别,如果一头猪整天相对不活跃,该算法可以分析它的资料,并确定它是生病了还是怀孕了。另外还使用了语音识别技术——它可以识别猪发出的声音,在母猪不小心滚到小猪身上并将其压死,通过识别小猪的叫声发出警报。

AI 会不会是生猪养殖的未来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来看一下今年猪肉价格的上涨,据中国农业部发布的数据显示,由于致命的非洲猪瘟(ASF)在全国范围内的爆发,今年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母猪和生猪库存都下降了 30% 以上,这直接导致了今年生猪价格的一路狂飙。

然而在 ASF 的袭击下,倒下的往往是排斥 AI 养猪的中小养殖场,而大型养殖场却更有能力通过技术手段控制疫情,而这些大型养殖场往往对 AI 等新技术持乐观态度,也更愿意上马这些新的项目。

也就是说,今年 ASF 的肆虐对 AI 养猪来说反而成了最好的契机,而在这种情况下,传统的养殖企业高薪招聘程序工程师、算法工程师也就不难理解了。

作者:曹培信_大数据文摘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3R4P1_Gspw0b5i8kJlnKgA